首页 > 关注中国
中方提出新倡议 力促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
2012/11/01
 

  10月的北京,秋高气爽,上任刚刚两个月的联合国-阿盟叙利亚问题联合特别代表卜拉希米首次访华,31日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会谈。

  会谈期间,中方就停火止暴、开启谈判、国际斡旋和人道主义援助提出四点倡议,努力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此间国际问题专家认为,中方的倡议公正、均衡且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有利于促进叙利亚问题的最终和平解决。

  卜拉希米访华:为安理会新提案“摸底”

  “政治解决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尽管宰牲节停火倡议遭受挫折,满头白发的卜拉希米在同杨洁篪会谈时态度仍十分坚定。分析人士指出,卜拉希米此次访华,目的是要争取中方继续为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同时进一步摸清中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和想法。

  “卜拉西米自9月初接替安南上任后尚未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薛庆国表示,卜拉希米计划在11月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有关倡导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武装进行政治对话的新建议。卜拉希米目前已访问叙利亚、埃及、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黎巴嫩等中东多个国家,但并未就叙利亚危机的解决取得实质性进展。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上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华黎明表示,中方在十八大即将召开这样繁忙的时刻,依然邀请接待卜拉希米访华,凸显了中方对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重视程度;而卜拉希米在访问叙利亚邻国和俄罗斯之后访华,表明他十分看重中国在解决叙利亚问题上的分量。相信卜拉希米11月份的提案中将会包含与这四点倡议相关的“中国元素”。

  中方倡议:秉持公正均衡立场

  “31日提出的四点倡议是中国原有立场的延续,同时也包含了新的内容,与中国在今年3月份提出的六点主张和安南的六点建议是一脉相承的。”华黎明指出,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一直在推动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发挥着积极作用,新倡议的提出再次彰显了中方公正均衡的立场。

  华黎明认为,此前的六点主张更强调不从外部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由于目前美国等西方国家表示不愿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因此,中方根据形势变化提出了新的倡议。

  “在以往笼统倡导停火止暴的基础上,提出‘实施包括分地区、分阶段停火等在内的有效停火步骤’,中方现在的提议比以往更加具体,更具可操作性。”薛庆国表示,中方提出希望叙利亚有关各方“尽快指定并派遣各自的全权谈判代表……组建具有广泛代表性的过渡管理机构”,这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希望有关各方能够正视目前的局势,通过政治手段解决叙利亚当前危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安惠侯认为,关于“过渡管理机构”,最早在日内瓦外长会议的公报中就有这层意思,反映了广泛的国际共识。

  “这个过渡机构不应排除任何一方,除了来自巴沙尔政府的代表,还应包括反对派各方的代表。”安惠侯说,目前叙利亚反对派群龙无首,没有一个派别有足够的影响力代表各方。因此过渡机构必须要有广泛的代表性,这样才能够组建起来。

  叙利亚问题前景:解决只能是在谈判桌上

  “预见叙利亚未来局势很困难。但可以肯定的是,战争和暴力绝不是出路,外部干涉是不可接受的,叙利亚问题的唯一出路是政治解决。”华黎明认为,“不论叙利亚冲突双方打得如何激烈,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只能是在谈判桌上,而不是战场上。”

  华黎明说,叙利亚局势非常严峻,但当前外部军事干预叙利亚问题的势头已得到遏制,形势正在由军事干涉向政治解决方向回摆。

  安惠侯认为,当前叙利亚内战“外溢效应”正在凸显,目前土耳其、黎巴嫩以及伊拉克等多个国家受到了叙利亚危机的影响,约旦境内也涌入了大量叙利亚难民,对其国家稳定构成威胁。

  据联合国统计,自去年3月叙利亚国内危机全面爆发以来,已有至少两万人在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的冲突以及其他暴力活动中丧生,将近30万人逃到约旦、伊拉克、黎巴嫩和土耳其避难。

  安惠侯说,“外溢效应”不符合西方国家的利益,因此有可能会促使他们改变立场,转到寻求政治解决的道路上来。“对于卜拉西米来说,目前的形势可能是一个推动叙利亚问题解决的契机,他的斡旋空间有望增大。”

  “但如果西方仍不松口,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叙利亚政府肯定不会接受,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安惠侯说,卜拉西米的斡旋努力仍然任重而道远。(转自新华网)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